重要公告:
海南网,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正文

这群芯片青年是国产CPU研发的主力军 平均年龄32岁
2020-06-21 06:50:11 点击次数:742次

  智造中国“争气芯”的“芯片青年”

  【解码“新动力人群”】

  眼前,这枚两个指甲盖大小的中央处理器(CPU),每秒钟可完成浮点运算5880亿次。这个小小的芯片上排布了几十亿个晶体管,也凝聚了天津飞腾嵌入式CPU研发团队62名队员400多个日夜的心血。

  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这支明星团队,承担着国产飞腾系列嵌入式和桌面处理器研发的科研任务,活跃在尖端技术一线。平均年龄32岁,他们已是国产CPU研发的主力军。

  不久前,这群“芯片青年”荣获了“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1.“每一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

  “CPU在所有信息系统中所起的作用,相当于大脑对人类的作用。”在公司会议室,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嵌入式研发部副总监马卓为记者做了最基本的“科普”。

  20世纪末,第一代飞腾团队扛起了芯片研发的重任。1980年出生的马卓追忆起前人创造的历史,那种“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精神依旧让他感动。“没有任何技术资料,没有计算机辅助软件支持,上百名工程技术人员没日没夜,从一个一个的晶体管开始,全凭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啃下了这个‘硬骨头’。”

  20年间,技术斗转星移。最近两年一连串的贸易摩擦事件让国人越发意识到了芯片的重要性,“买不来的核心技术”只能靠自己。五花八门的应用背后,必须要有“中国芯”。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说:“目前中国网信领域总体技术和产业水平在世界上居第二位,仅次于美国。其中,在电商、移动支付、人工智能、大数据方面的新兴技术是‘长板’;而相应地,芯片设计、芯片制造和基础软件研发则是我国的‘短板’。”

  “更重要的风险,是安全风险。”倪光南认为眼下中国信息化对外依存度太高。而CPU是信息系统的安全基石。如果CPU做不到可控、安全,信息系统便犹如沙砾上的大厦,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马卓说:“我们的研发团队全部本土化,飞腾CPU的内核源代码每一行都是我们自己写的,这从根本上保证了CPU的完全可控。可控是方式,安全是目标,是绝对不能逾越的底线。飞腾CPU在安全方面,一直走在国产CPU产品最前列,我们实现了国内第一个CPU安全可信框架,并在多款芯片中得到了验证。”

  2.与国际先进水平比肩

  从上大学开始,马卓就与同学张明热衷“捣鼓”芯片,“一捣鼓”就从清瘦的毛头小伙子“捣鼓”成大腹便便的中年人。2018年,马卓和张明毅然从高校离职,一起进入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他俩见证了飞腾团队规模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如今500多人的全过程,见证了国产芯片行业单芯片规模从几十万晶体管发展到几百亿晶体管的全过程,见证了飞腾芯片的制程工艺从0.35微米发展到16纳米的全过程,见证了飞腾从一款产品到形成完整涵盖服务器、桌面和笔记本、嵌入式的高性能CPU产品线的全过程。

  截至2020年4月,飞腾的系列CPU产品,累计销售超过50万片。在全球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情况下,他们的出货量依然保持着翻番的势头。飞腾联合1000余家国产软硬件企业构建了以飞腾CPU为核心的全自主信息系统生态,为党政办公系统、基础设施关键行业信息系统、云计算与大数据平台、工业控制系统等多个领域提供了全面的国产化解决方案。

  在提及国产信息系统发展困境时,倪光南院士曾表示:“现在很多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市场,应该大力支持并推广国产创新技术,坚持把短板弥补上去。”

  在国产CPU研发领域,飞腾曾经用十几年时间走完了国外研发团队几十年才走完的路,而今天的年轻人,顶着“摩尔定律”的压力,要用更快的产品迭代速度才能够在短时间内把国产CPU水平推上一个新台阶,达到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肩的高度。

  2018年年初,一款名为FT-2000/4的桌面用处理器芯片被紧急立项。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国外技术资料可作参考的空白领域,而且项目要求技术指标在国际同类产品中居于前列,研制难度可想而知。

  “做这个设计我们一共用了一年多时间,400多个日日夜夜。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大家放弃了周末,放弃了国庆长假,放弃了新年假期,放弃了春节与家人团聚,每天的午餐和晚餐都在办公桌上解决,吃饭的同时还能抓紧多分析几组数据。”马卓介绍,那段时间团队很多人经常凌晨两三点甚至四点才下班,早上八九点又返回公司继续上班。

  马卓评价这支团队是“钢铁精英”,工作衔接精准高效。如同接力赛道上的选手,当前一个子任务接近完成的时候,下一棒的设计师已经做好准备起跑。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飞腾嵌入式CPU研发团队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中国速度”完成了这颗全寿命用量在百万颗级别的高端桌面微处理器的设计。

  3.坚守信念,矢志报国

  比起很多IT企业用高薪激励团队的方法,飞腾这支“钢铁精英”的组成却充满了戏剧性:有以八成的薪水挖来的美国芯片公司的骨干工程师,有放弃一线城市工作机会的名校毕业生,还有充满团队意识的不同专业毕业生。

  35岁的田金峰是这个团队的研发部副经理,他是从一家美国公司跳槽到飞腾的。他坦言,目前自己的薪水只有之前公司的八成。“在原来的公司,一个人就是一个螺丝钉,我在自己负责的板块一干就是好几年,可能做得很深很精,但没有机会了解全况。在飞腾可以根据项目情况和个人兴趣合理规划职业发展,发挥个人最大价值。”

  飞腾的薪金水平在同类公司中,竞争力不突出。但亲身经历FT-2000/4的研发,这让田金峰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山西姑娘宋佳利,2016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说话时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在这个以理工男为主的团队里,她像股清流。同时她所学的专业是材料科学,在这个以集成电路和计算机方向为主的团队里也是另类。“虽然飞腾当时给出的薪金不是最高的,但我觉得飞腾公司科学技术背景好,会让我有更多的成长。”她说。

  入职后,宋佳利作为新人,开始了半年期的培训学习。因为是跨学科,所有的知识几乎要重新学,看书本、找文献、请教公司里其他专业精英。让宋佳利没有想到的是,她这样专业不对口的员工也可以进到公司的核心研发团队里工作。这让她有了更多的动力。

  飞腾公司不提倡加班,也没有加班工资。但一年几乎所有的夜晚,办公楼都亮着灯,似乎永远有人在加班。

  “芯片研发是一个合作工作,因为个人原因而影响整个团队的进度,内心是很煎熬的。当然会黑着眼圈加班呀。”宋佳利笑着对记者说。

  没有学术权威,只有数据权威,不唯资历论,用工作结果证明自己。开放平等的工作氛围,给了年轻人更多的信心和动力。

  爱国、团结、拼搏……一组组代码背后是一张张年轻的脸,一颗颗跳动的心。张明认为:“信念比专业更重要,态度比能力更重要。青年可以成长到多高的高度,取决于他的价值观和精神追求。过去科技界前辈的志向是造‘争气机’,而飞腾团队青年人才的志向是为国家造‘争气芯’。”

  2020年4月28日,第二十四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评选结果公布,这个团队的最新荣誉是“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本报记者 刘茜 陈建强)

【编辑:张楷欣】

分享到: